Test http://chineseworldnet.com/node/135
環球財經 ChineseWorldNet.com

黃金:世上本無救世主 (中)

作者: John Ing Maison Placement 黃金專家,Maison Placement首席分析師

令人不滿的冬天

問題在于政府采取寬鬆政策,預算和經常帳戶赤字龐大。市場高漲的表像之下隱藏的是政府積累的負債刷新紀錄。這是不正確的。股價脫離實際經濟情况升至歷史新高,是不可持續的。這一次同樣不會例外。

重商主義貨幣政策是今天央行政策的重心。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最近的呼籲僅僅是又一次的緩兵之計,歐元依然面臨崩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推出無限量化寬鬆政策,推動日元貶值。韓元也未能幸免于難。中國同樣下調了利率,人民幣持續八年的升勢戛然而止。我們認爲,貨幣貶值純粹是爲了刺激出口,政府寄希望于經常帳順差來提振經濟。然而,一場隱秘的貨幣戰爭擴散,可能導致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重現90年代後期的困境。迄今爲止美元受到了量化寬鬆政策的支撑,但共和黨想要迫使奧巴馬放弃自由支出,這可能引發美元貶值及通脹高企。

自布雷頓森林體系以來,全球貨幣兌美元匯率紛紛走强。美聯儲資産負債表已激增至創紀錄的5萬億美元,全球充斥著70萬億美元。儘管口頭上說要緊縮,但美國政府預算依然高達1.1萬億美元,幷且將再次出現預算赤字。因此,美國債權國正試圖尋找替代美國霸權主義的機制。中國已經减少了美元買入量,以使外匯實現多元化。

財富的轉移

沙特阿拉伯和歐佩克正進行一場豪賭,它們認爲油價暴跌將給美國頁岩油生産商帶來更大的痛苦。國際油價一瀉千里,已經威脅到沙特阿拉伯和歐佩克的區域敵人,加劇了地緣政治風險,幷且風險不僅僅局限在傳統上地緣政治緊張的地區。經濟力量正從石油出口國轉移。燃料價格低迷將有助于消費國。俄羅斯和拉美等政府預算嚴重依賴石油收入的國家陷入困境。從墨西哥到加拿大再到委內瑞拉的大型石油出口國貨幣兌美元匯率跌至多年低點。儘管俄羅斯采取諸多措施來捍衛盧布,但盧布兌美元匯率依然腰斬一半,創有史以來的新低。短期看,俄羅斯是最大的受害者,其債權人——歐洲銀行們也受到牽連。石油金融化令部分國家遭殃,其破壞力可能反過來波及中東國家自身。嚴重依賴高油價的阿爾及利亞、伊拉克、利比亞和尼日利亞均陷于失控的分裂戰爭。歐佩克正打開糧倉迎接一場大冒險。

油價下挫逆轉了石油生産商爲高杠杆的金融系統(從酒店到股市再到美國國債)提供流動性的趨勢。能源價格下跌,將使過度杠杆的美國原油生産商淪爲嚴重受害者。70年代期間,低油價幾乎使世界陷入了惡性通貨膨脹。我們認爲,石油金融化曝露了全球銀行業的杠杆頭寸,這勢必將使金融市場驚慌失措。國際大行們忙于串通及修理部分市場,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無意中帶來的傷害却超過了其所帶來的好處。

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中國將迅速超越美國成爲世界第一大經濟體。隨著中國中産階級擴大,中國增長和資本將成爲全球經濟的主要驅動力。目前儲蓄和投資占中國總體GDP的比例接近50%。我們認爲,中國充裕的資本、國家資本主義以及經濟實力將集中于擴大利用以及人民幣國際化上。改革節奏、金融去監管以及“走出去”策略是習近平結構性改革計劃的一部分。隨著影響力擴大,中國將尋求在國際機構中獲得更多話語權,利用其日益增長的經濟實力來施展其金融抱負。迄今爲止,中國已經成立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等三家開發銀行。中國想要在世界貿易和金融系統中發揮大國角色將需要基礎設施網絡以及與鄰國的聯盟關係。這些鄰國現在已經是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在這些國家中人民幣受到的關注超過了美元。

中國消耗了全球大量的煤炭、原油和黃金來推動經濟繁榮。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黃金生産國和消費國。中國持有大量美國國債及資産支持的證券,現在已經流露出對保護其4萬億美元外匯儲備的擔憂。中國通過買入黃金來抵禦美元震蕩的風險。美國最近的中期選舉增强了共和黨的勢力,共和黨人不大相信大政府及加大印鈔促使美元貶值的作用,明顯更加傾向于擴大黃金的作用。共和黨下一届美國總統候選人蘭德•保羅的父親不僅鼓勵擴大黃金儲備,而且還支持對聯邦政府黃金儲備所在地諾克斯堡進行審計,上一次審計還是在艾森豪威爾總統時期。

淘金熱

瑞士未通過黃金公投,引爆去年12月初金價自由落體式下跌。香港及遲來的對沖基金拋售黃金,拖累金價下探至1142美元/盎司的多年低點。然而經典的現貨市場軋空再次上演,黃金在不到24小時內迅速反彈70美元/盎司。今天的投資者似乎比明天更加願意爲更高的金價買單。上海黃金期貨交易所僅一周時間便買入了55噸黃金。受此因素等影響,現貨市場涌現了瘋搶黃金的局面。中東出現緊張局勢以及近期瑞士未通過黃金公投,一度未能拉動金價上漲,黃金似乎被打入冷宮。然而,這兩個都不是影響金價的驅動力。我們認爲,基本面指向更高的金價。黃金是受多種因素影響的投資者緊張情緒的受益者,70年代時期也曾受益于通脹高企。之前長達12年的黃金牛市雖未遇上通脹,但却得益于全球貨幣寬鬆政策引發的央行大舉買入實物金以及投資需求。中國同樣不喜歡黃金,因其無法估量黃金價值。黃金估值是主觀的,其價值是投資者需求之和。它是貨幣以外的另一種價值存儲工具。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金價累計上漲約62%,而所謂破紀錄的美國股市同期僅上漲27%。長期主旋律未曾改變。美國對處于歷史最高水平的債務展開前所未有的貨幣化不可能不帶來任何痛苦。

我們認爲越來越多央行將把存放在海外的黃金遣返回國,或引發“擠兌潮”。比利時央行是最新一家要求召回黃金的央行。法定貨幣不計其數,使得黃金在央行儲備中的角色日益重要。委內瑞拉召回黃金以充盈國庫,荷蘭央行將123公噸黃金從美國遣返回國內。德國同樣想召回海外的黃金,但却被告知將耗時七年。法國央行也在考慮召回黃金。古老的“淘金熱”再次上演。(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