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 http://chineseworldnet.com/node/135
環球財經 ChineseWorldNet.com

仲財通CEO丁志剛:互聯網仲裁,貸後不良處置的高效新模式

(本欄目內容由 美通社亞洲 提供)

杭州2017年11月15日電 /美通社/ -- “在金融行業普遍擁抱合法合規的大趨勢下,互聯網仲裁將成為當下貸後不良處置的高效新手段。”仲財通CEO丁志剛在近期舉行的2017中國貸後風險管理及資產處置峰會上這麼說。

丁志剛在圓桌會議上發表對行業的看法。


丁志剛在圓桌會議上發表對行業的看法。

11月9-10日,由零壹財經主辦的本次峰會在北京舉行。在這場本年度備受矚目的貸後主題專業會議中,丁志剛以學者身份受邀出席並發表主題演講。

兩天的會議之後,丁志剛以互聯網仲裁助力貸後處置主題的意見和見解已經成為整個會議的焦點。參會的專家、學者、機構自覺認同他的觀點,並多處引用。

回看中國近十年的金融發展,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P2P網貸、消費金融等新興行業迅速崛起,然而在表面風光的背後,大量的壞賬桎梏著這些行業的發展。除此之外,傳統銀行、小貸公司同樣因大量的不良貸款而苦不堪言。

有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不良資產行業規模大概在3.5萬億到5萬億,中國銀行業不良資產率在1.8左右,民間貸款包括非銀機構之外大概1.5萬億;另一方面,不良資產處置的特點利潤豐厚,相關的統計報告,以四大AS為例,不良資產基金遠高於同類基金,內部RR一直維持15-16%。

而對於大多數貸後風險管理從業者而言,他們熱衷於用FinTech去改變這個行業,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數據讓行業計量化、數字化、分層化、智能化。

而對於曾經涉足電子證據行業的丁志剛而言,他更熱衷於通過探索創新的Lawtech(法律科技)產品和服務模式來改變這個行業。

丁志剛認為,當前我國信用體制不完善,對失信的懲戒成本太高,需要互聯網的新手段輔助,才有可能降低懲治失信的成本。

這一次,他選擇互聯網仲裁這個新鮮但不陌生的事物。電子簽名、網絡查控、銀行存管等環境的成熟,加之整個金融行業對合法合規的要求,讓互聯網仲裁的天時地利已來。更重要的是,仲裁從線下到線上,從線上到網絡,從網絡到互聯網化,丁志剛都深度參與其間,對他而言,這是他熟悉而樂此不疲的領域,他樂於以先行者的身份參與這個行業的發展。

他認為互聯網仲裁可有助於審判回歸馬錫五模式,降低司法門檻;互聯網裁決方式能夠引領技術標准,而技術標准能夠改變交易方式,並最終對被催收人的信用、行為產生影響,可改變前端獲客質量。 

縱觀他在本場峰會的演講實錄,他其實回答的都是整個貸後不良資產處置行業的集體疑問。而終極疑問似乎只有一個:什麼才是真正高效和有用的新模式?

為什麼是現在?

丁志剛:今天我的分享題目是《互聯網仲裁助力貸後處置》,我們運營的仲財通平台主要連接仲裁機構和互聯網金融平台,幫助互聯網金融平台用極低成本和極高的效率,通過仲裁方式外置他們逾期的資產。

一個大背景是,這兩年千軍萬馬殺進消費金融或者現金貸這個領域,整個網貸體量達到前所未有的規模,而且正在快速增長,在貸款規模快速增長前提下邊,實際上逾期是更快速的增長。

在之前,我們對於逾期處理方式無非自催、委外催收、或者法催。而司法機構主要是表外核銷變現途徑,還有額度比較大的走司法途徑比較有效益,因為司法比較神秘,大家接觸比較少,成本也是比較高。

這裡需要梳理一下法院案件處理流程。在每個環節裡邊實際上參與者和參與對象都是不一樣的人,可能當事人把事情委托律師,律師到法院立案,立案之前要到調解中心先調解,立案之後立案庭對案件分案分到業務庭,業務庭指定法官開始判案,每一個流程的所有參與者都要對案情重新梳理,而且本身都是成本比較高的專業人士,人工成本非常高。如果判決之後不服,法院還有二審。可能從銀行的角度來看,走法律處置的話,一個案子基本需要兩年時間。因為我們知道一審就需要6~8個月,不管案子大還是小。所以,想通過走司法途徑產生效益在原來是不大可行的。

這裡面涉及到法院自身成本非常高。按照我們杭州地區法院統計,基層法院一個立案所占用成本超過人民幣1萬塊。浙江地區法院勞動強度和勞動產出率已經屬於大大高出全國平均水平,杭州地區又高出浙江地區水平。杭州法官一年結案完成兩百余件,已經是非常辛苦的工作。但是要解決互金領域的海量糾紛,相比起來就是千倍、萬倍的差距,除非一天能處理幾千甚至上萬的案件。

盡管如此,我們國家司法基礎設施還是在擁抱互聯網+,有幾個標志性事件。其一,2012年的時候人民法院關於電子送達的相關規定,在新的《民事訴訟法》修法裡邊寫入,確定現在法院電子送達方面先行先試。我現在不用傳統郵寄方式給你或者做登報公告再等60天,目前通過電子郵件或者短信通知的方式就能夠完成法定送達。其二,在2015年8月份,浙江省開始試點電子商務網上法庭。當時指定三個基層法院分別處理電子商務糾紛、網絡金融類糾紛、網上資產類糾紛等。因為當時整個過程有很多項目我在參與,8月份的時候走的第一個案子通過視頻庭審的方式,有一方當事人在廣州,當時開庭的時候法院就想,平時開庭法院還是有法警維持秩序,網絡開庭那個人如果開到一半不高興走了怎麼辦,對我們新生事物是不是重大打擊?後來權衡之後,就派兩個法警現場看牢他,維持現場秩序。所以,新生事物摸索也是挺有意思的事情。

其三,這兩年以中央深改組牽頭,國家綜治辦也在全國推進《完善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機制的意見》,其中建立網絡多元化解機制平台是重點。這些可以看出來我們國家在法治建設積極擁抱互聯網+,適應互聯網上糾紛常發的現狀,做了很多事。

丁志剛發表《互聯網仲裁助力貸後處置》主題演講。


丁志剛發表《互聯網仲裁助力貸後處置》主題演講。

其中,一個標志性的事件就是今年6月中央深改組批准設立杭州互聯網法院,這是8月18號互聯網法院揭牌,互聯網法院可以審理小額金融貸款糾紛,目前可受理金融機構的案件,我對他們法官比較熟,法院案多人少,互聯網法院可以免除當事人舟車勞動,網絡開始案件受理、開庭、裁決,能處理的案件量還是瓶頸。

在整個司法基礎擁抱互聯網+之外,電子簽名、網絡查控、銀行存管等環境的成熟也讓司法處置不良成為可能。

為什麼是互聯網仲裁?

丁志剛:那為什麼是互聯網仲裁?這個需要講一講國內仲裁行業。我們國家仲裁委基本歸在每個地市,是屬於委員會性質,他們備案一般要在省級司法廳做備案,20多年前開展搞仲裁委。當時就定為事業機關運作。各個仲裁委發展挺好,經濟收益都不錯,基本還是事業單位機制。

從2014年開始國內仲裁委擁抱互聯網+,開始搞線上立案,到2015年開始提出線上仲裁的概念,把原來線下案件辦理程序搬到線上。再往後大家嘗試了一段時間,好像線上仲裁也不對,把線下發生事情搬到線上,有些事情辦兩遍。比如對於仲裁員既要核對電子件,又要核對電子件和原件是不是一致,沒有必要。再往後大家講要做網絡仲裁,網絡仲裁聚焦網絡糾紛網絡解決,不是線下糾紛網絡解決,這個帶來成本效益沒有。實際上,真正帶來成本效益是網絡糾紛,真實行為發生網絡上,你們痕跡、證據都是在網絡上,他用網絡化方式組織、呈現、最後我們來進行裁決,這樣成本和收益可以最大化的。

相比訴訟而言,用仲裁形式解決合同類糾紛,具有保密(不公開審理)、速度快(一裁終局)、無地域、級別管轄(全地域案件)等優勢,天然和互聯網金融有匹配優勢。

丁志剛主題演講現場。


丁志剛主題演講現場。

什麼是真正的有效、有用?

丁志剛:所以仲裁天然有優勢,但是真正需要解決的還是如何高效、有用地處置。來了解一下我們客戶逾期走仲裁的示意圖。先申請、立案受理、通知應裁、走向案件受理,然後出裁決書,有法律確權文書,後續就是資產變現方式,有強制執行、有做表外、可能還會有其他一些。目前我們主要技術能力能夠幫助我們客戶、也幫助仲裁委員會能夠把當中最費時費力、成本最高過程做到批量化,這樣把成本降低到原先十分之一甚至更低,而且越來越低。

再看看我們仲財通服務模式。首先是前置合規,昨天圓桌會議上我說過,我們接觸過很多客戶,實際上他們並沒有按照今後可以順利走法院或者走仲裁進行規劃;第二個可能行業合規方面有一些進展,我希望大家在這方面關注一下,至少在合同履約方面把自己合規做到不要太落後明確規定或者目前的趨勢,今後你如果需要司法支持你這一塊會有麻煩。

其次是證據鏈整合,我們不是有一個合同就能打官司,肯定打不了、立案都立不了,必須有合同成立生效、履行、甚至催收交流一系列證據才能把裁決走完。

之後是一鍵申請。有了前置的法律、技術工作做好之後,我們才能談做一鍵申請、批量申請,後邊立案後仲裁委通知借款人來應裁,基本上到這個階段,已經能推動比較多還款意願上升。我們現在主要做小額這一塊,小額這一塊基本上大家沒有還款能力問題,都是還款意願問題,有可能你手段比較多他就還你,後續可以批量拿到裁決書,還可以協助客戶進行強制執行。目前執行的話要到被告所在地或者被告財產所在地中級人民法院,我們協助客戶走強制執行流程,中院接受或者執接率比較令客戶滿意。

小額相對也比較輕松,執行這一塊可能再講一下,第一是法律規定到被執行人所在地或者財產所在地中級人民法院。第二個是法院執行手段越來越多樣化。如果大家關注報刊雜志報道的話,可能看到有些法院上老賴彩鈴事情。此外,執行難的問題,兩三年之內會基本解決。上個月最高法院執行局局長有一篇報道,他們支了個招,網絡查控財產,目前我們服務客戶裁決需要還錢的借款人,如果走到法院執行層面,法院通過執行局一點查控系統,一級一級到人行連接,人行到金融機構,全國兩千家銀行你的金融資產一下查出來,包括你支付寶賬戶、包括你財付通賬戶,他能查、能凍結能劃轉。第三個,就是信息網絡一體化,這個事情剛才講的老賴彩鈴就是其中一項,最近還看到有些基層法院向最高法院反映,是不是聯系某些社交網絡公司把執行和被執行人的微信和QQ頭像做特殊處理,以後老賴頭像旁邊有感歎號,點一下可能看到他被執行情況,這個有可能。

大家一直講信用體制不完善,是不是有誰牽頭做?征信體系相對封閉,社會上的征信企業又很難很全,依法做這件事情可能是一個突破口。但是依法來做的話,成本非常高,相當於懲戒失信成本太高。新的手段輔助下,有可能大大降低懲治失信的成本,互金行業發展、行業賺錢,最後成本納稅人掏,因為法院用的納稅人掏錢,是不是使用者付費方式把這個事情推動起來,可能在我們國家決策和治理層面,今年6月份開始講監管科技的事情,可能是推動的方向。

這是仲裁角度講互聯網仲裁的意義,一個是讓審判回歸馬錫五模式,降低司法門檻;再者,裁決方式能夠引領技術標准;最後,技術標准能夠改變交易方式,因為貸後處置的方式,貸後處置能力,對他的信用影響、行為影響,並可改變前端獲客質量。

仲財通


仲財通

為什麼是我們?

丁志剛:最後介紹一下互仲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我們公司今年4月份成立,當然前面籌備一段時間,我們公司4月份成立,6月份開始整個業務閉環跑通,8月份市場化推廣,目前服務超過50家用戶。互仲團隊在互聯網+法律、互聯網金融、BAT、銀行、律所等各領域有豐富的從業經驗。仲財通以降低網絡交易成本為己任,以法律科技為核心,為推進社會誠信體系建設持續創新。

為什麼是我們,其實團隊是有基因的。仲財通在法律科技領域的創新之路才剛剛開始。

最後感謝主辦方提供這麼一個機會,讓我們在貸後處置古老又面臨很多新挑戰的話題上面來分享和碰撞,也感謝我們很多客戶來到現場跟我們交流,最後也感謝協會舉辦這麼好的會議,預祝本次大會圓滿成功,並期待下一次再跟你們相聚,謝謝大家! 

仲财通